【特写】中国青少年足球:大浪潮与小现实|界面新闻 · 体育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
  绕场一周的谢场仪式还没有结束,刘国博就迫不及待地拉上大连一方的国字号队友,让摄影师帮忙按下了快门——工人体育场,中超联赛,国安生涯的主场首秀,这个19岁的北京男孩自然不想遗漏掉这样的仪式感。

  从担当球童与国安名将合影,到穿上球衣开启职业生涯,他的兴奋与感慨溢于言表。

  出生于1999年12月27日,效力于北京中赫国安,崇拜皇马球星贝尔,曾在灯市口小学练习田径的刘国博,其实早已体验过京沪的双城生活。两年前,天津全运会U-18男足决赛,在上海队与四川队激烈鏖战时,正是他的替补出场和破门得分,为徐根宝率领的上海男足奠定了加冕桂冠的胜势。

  半年之后,怀揣着强烈的回乡意愿,刘国博决定加盟从小就关注的北京中赫国安。在经过菜鸟赛季的沉淀与磨练后,他也得以在2018年11月11日御林军与河北华夏幸福的中超联赛中,以18岁10个月零15天的年龄,创造了队史第二年轻的出场纪录。

  借助于天时地利人和的辅助,怀揣天赋的刘国博一直在家庭的理智推动下,向着自己的足球梦想坚定前行。当然,与当下多数足球少年的成长之路无异,他与足球的情投意合,还是起源于青训俱乐部的培养。

  2018年7月,中国足协在官方网站公示了《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认定全国社会足球品牌青训机构公示的通知》,来自全国各地的156家青训俱乐部或公司机构,得到了来自中国足球最高管理机构的认证。

  在这其中,将刘国博领上足球之路的北京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,同样榜上有名。

  这家创立于1997年、以奥体中心为根据地的青训俱乐部,已经在过往十多年为国内培养了11.5320人次的足球人口。每个周末,这里的教练都能在训练场迎来600多个热爱足球的孩子。2017年,国奥越野还与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签订了青训合作协议。

  身为国奥越野俱乐部的总经理,习惯对琐事亲力亲为的蔡伟,总是忙碌于各个训练场之间。在任何可以抓住的间隙,他都会对那些孩子叮嘱bet365官方一番。从周中每1.5小时120元的强化班,到周末每2小时120元的兴趣班,只要不是无法应对的雾霾天气,蔡伟与各个教练都会在奥体中心的训练场等待孩子们的到来。

  其实相较于利润空间微薄的社会培训,国奥越野与中小学的合作项目,才是他们的生存之本。

  相较于过往为数不多的协议联手,伴随着近年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的颁布以及校园足球受到重视,目前的国奥越野俱乐部,已经在北京的十所中小学和幼儿园都设立了培训分部——包括回民幼儿园、西中街小学、光明幼儿园和宣武回民小学等等。

  多年以前,蔡伟与刘国博的父亲刘劲松结识,后者做生意、喜欢足球,便把耳濡目染的儿子带到了国奥越野俱乐部。

  在谈到儿子对人生道路的选择时,刘劲松曾经如是告诉社会科学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:“关于是不是让刘国博继续足球生涯,家里还开过一个规模不小的研讨会,亲戚们几乎都不赞成,觉得中国足球那么臭,就别再让孩子学坏了。但是在征求过儿子的意见后,我对亲属们说,你们的反对更增加了我的信心,我就要尊重孩子的选择。”

  当然,从北京到上海,从国奥越野到中赫国安,刘国博和父亲无疑成为了残酷足球之路上的幸运者。

  十多年以来,蔡伟结识过无以计数的家长,相比bet365于志向远大的梦想,更多人只是尊重孩子的兴趣爱好,抑或在学业不重时锻炼一下身体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各种暑期出现的夏令营和青训营,无疑更能博得家长们的目光。

  过去几年,当国奥越野还在为教练团队增加着零星外教时,一些享誉全球的欧洲豪门,已然把挂牌合作的足球学校直接搬到了中国。

  从拜仁慕尼黑在深圳、青岛和山西先后扎根,阿森纳足球学校登陆上海和泸州,到青岛、海口巴萨足球学校和富力切尔西足球学校正式成立,欧洲豪门对于中国市场的觊觎显露无遗。

  但事实上,除了名宿出席揭幕仪式、高层职位必定外教、以及豪门品牌的营销活动,足球学校的运营终究需要所在地企业的合作,这样一来,也依然会以本地属性作为主导——或许只有微薄的外教比例和游学活动,可以证明这些机构的豪门属性。

  或许,相比于在校园和草根足球层面与国内俱乐部竞争,豪门足校不如在寒暑假举办更多的短期、集中型青训营,以此传递自己的理念,并且获得更好的口碑。

  在2015年2月27日由中央全面深改小组通过的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中,关于“改革推进校园足球发展”的内容有:“全国中小学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在现有5000多所基础上,2020年达到2万所,2025年达到5万所;深化学校体育改革、培养全面发展人才……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基础性工程,增强家长、社会的认同和支持。”

  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足球世界,诸如刘国博这样的成功案例,只是无数足球梦想中的千分或万分之一。

  天赋、品质、机遇、教练、俱乐部乃至运气,都会影响一个足球少年的成长。相比于校园和职业齐头并进、多个体系互相弥补且最大限度保留人才的日本青少年模式,中国足球的草根和青少年足球,还在为多年以来的缺失和遗漏还账。

  2017年9月,在杭州绿城执教过的主教练冈田武史,曾经来到北京的日本大使馆进行演讲。在发言过程中,他列举了一组青少年注册人口的对比数据:目前,日本足协的青少年球员注册人数达到752966人,球队多达2万支,但至少在2016年,中国足协的注册数据却只有42153人,与东亚邻居相距甚远。

  在中国足球的草根体系和氛围中,关于足球的选择,似乎从来都是一种赌博。

  不在一线城市,不直接隶属中超球会,更不在中国足协认证的青训机构名单,成立仅有4年、拥有10名教练的重庆卓立足球俱乐部,正在中国足球的改革浪潮中寻找自己的生存之道。

  从北京的体育院校毕业后,目前在卓立俱乐部出任教练的小龙,已经习惯了在训练日来到和济小学的操场。一般情况下,他会在上午十点半、下午两点和傍晚五点,负责三堂足球课或校队训练,如果有需要加练的小队员,他还会稍微加班半个小时,直到晚上七点放工。

  过去几年,在国家体育总局、教育局和中国足协颁布的政策扶持下,校园足球和草根青训得到了更多的重视。具体到卓立俱乐部与和济小学的合作项目,这里的小学员就增加了100多人。

  作为一名扎根于校园的基层教练,除了为队员的进步和环境的改善感到欣慰,小龙还必须要在家长的联系群中,应对无法避免的足球与学业的冲突。去年下半年,由于城区学校延时加课、放学时间拖后,以小龙为首的教练们,不得不面对着训练时间缩短一半的局面。而后,原本希望弥补训练时间的规划,又遭到了家长们的反对。

  就算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气宇轩昂,舆论浪潮从未停歇,但至少在青少年和校园层面,中国足球还无法与“青春、梦想”划上等号。换言之,无论是足球抑或体育的意义,依然需要更多的时间在国内的社会层面生根发言。

  小龙说:“其实,大部分家长都会把文化成绩放在不可动摇的位置,只要在二三级孩子的学习压力开始增大,他们就不会让孩子继续踢了;就算是到了五六年级,因为一大半学生都要课外补习,球队在周末的比赛也就无法照应了;很多家长都会觉得,只要是孩子的学习成绩下降,就肯定是踢足球影响的,自然而然地,他们也就不会支持了。”

  在小龙看来,“只有一少部分家长”,是完全支持这项活动的,除了尊重爱好、认同足球的教育价值,他们也希望孩子可以借此成为足球特长生,为升学博得更多的便利条件。至于真正希望孩子走上职业之路的家庭?“应该只有一个吧,那个孩子确实很有天赋。”

  在不久前发出的招生简章中,卓立俱乐部特意将“让孩子远离电子游戏”,设定成了吸引家长们目光的口号。而这样的“文字游戏”,其实也是很多大型青训机构的首选秘籍——踢球交朋友,踢球学英语,踢球……

  冈田武史曾说:“很多人都告诉过我,中国足球的环境不一样。但在我看来,世界上只有一种足球。”或许,冈田武史终究是个理想主义者。


bet365 bet365官方 bet365